<acronym id="w4ima"><center id="w4ima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w4ima"></rt><rt id="w4ima"><small id="w4ima"></small></rt>

歡迎訪問吉林省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網站,今天是:

erji.jpg
當前位置:媒體聚焦
媒體聚焦
  • 種糧大戶,珍惜這份光榮

     

      6月27日,中共中央總書記、國家主席、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給安徽省太和縣的種糧大戶徐淙祥回信,向當地的鄉親們表示問候,對全國的種糧大戶提出殷切期望。

      麥子收好,夏玉米和大豆剛種下,徐淙祥沉浸在豐收的喜悅里。讓他更喜悅的是,習近平總書記親自給他回信了。總書記在信中寫道:“我記得你這個安徽太和的種糧能手。得知你家種植的小麥喜獲豐收,兒孫也跟著你干起了農業,我感到很高興。”

      這天,清晨5點多鐘,天光未亮,徐淙祥已經蹲在自家的玉米地里了。他撫弄著嫩綠的葉片,一滴露水滑落到地里,滲進了玉米苗的根部。播下去快一個月的這些夏玉米,葉綠根深,已經長了七八片葉了。他用手指去探探墑情,點點頭,一個人自言自語道,這兩天就要抓緊進行中耕除草了。

      朝陽露頭,陽光照在玉米葉上,為莊稼罩上了一圈金邊。徐淙祥站起來,向四野張望了一下。田野被無垠的綠色覆蓋,這是小麥收割后種下的夏玉米和大豆的綠色。此刻,它們都在奮力地生長。徐淙祥檢視著自己種的田,這一塊是生產試驗田,那一塊是引種觀察田,北邊的那一片是良種展示田,南邊的是高產攻關田。

      一

      全國勞動模范、全國種糧標兵、全國科技興村帶頭人、安徽省優秀共產黨員……今年69歲的徐淙祥頭銜和榮譽不少,但他說他就是一個種糧食的人。

      是的,徐淙糧種了一輩子的糧食。

      1971年,徐淙祥高中畢業,回到家鄉安徽省阜陽市太和縣舊縣鎮張槐村務農。那時候,高中生在鄉村還比較稀罕。當時徐淙祥曾有過多種選擇,但他最終決定當農民,當一個種好糧食的農民。而這個決定緣于他的個人經歷。

      那年,徐淙祥的大伯突然病了。大伯全身浮腫,皮膚蠟黃,大顆的汗珠直往下淌。他在病床上絕望地看著來探視他的徐淙祥,已經說不出話來。沒幾天,不到50歲的大伯就去世了。大伯的病因是長期營養不良。那個時候,鄉村里農業生產方式極為落后,從耕地、播種、管理到收割,每一個環節都靠人肩挑手提背扛。面朝黃土背朝天,忙活一年下來,小麥畝產三四百斤,大豆畝產不足百斤。一遇到自然災害,口糧問題都難以解決,更不要提什么營養了。

      年輕的徐淙祥曾看過相關資料,同時期的農業發達國家,小麥畝產超過千斤。同在一個地球,同曬一個太陽,為什么我們的產量就上不去?站在大伯的墓前,只有18歲的徐淙祥帶著這樣的疑問,開始鉆研農業。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他意識到農業發展離不開科技種植,自己一定要做一個新種糧人。

      培育優良品種、摸索栽培方法、進行試驗耕種……徐淙祥癡迷于農業科技,購買了大量的農業科技書籍,又經常請教農學院的專家,很快成了種糧高手。

      1983年,當地政府招收鄉鎮農民技術員,徐淙祥參加考試,成績名列前茅。后來,他成為鄉農技站站長,開始參與一系列糧食高產攻關項目,他把這些項目當成自己家里的事做。比如,小麥高產試驗,從麥苗出土那天起,他就幾乎天天從早到晚都蹲在田里。不管刮風下雨,天熱天寒,他都仔細觀察、記錄,從沒有間斷過。冬季的一天,突然下起了雪,徐淙祥還蹲在地里觀察冬小麥麥苗的分蘗情況。雪花模糊了視線,怎么也看不清楚,他索性趴在雪地上,一個品種一個品種地觀察。雙手凍得麻木青紫,連筆都拿不住了,他就把手放在嘴上哈哈熱氣,搓搓手指,再接著記。等他觀察記錄完,回到家里,渾身上下像個雪人,連眉毛都變成白的了。

      2003年,農業部千畝高蛋白大豆豐產栽培實驗任務落到徐淙祥的身上。徐淙祥嚴格按照實驗項目要求,整地、播種、追肥,豆苗長勢喜人。沒想到,那一年黃淮海地區遭遇特大洪災,他的千畝大豆實驗田全部淹了水。看著嫩綠的豆苗在水里奄奄一息,徐淙祥急得不得了。

      他圍著實驗田看了一圈,回家對家人說:“這是國家實驗項目,耽誤不得,失敗不得。我們得全家上陣,人工導洪放水!”他和家里人一起,三天三夜沒合眼,在大豆田里扒溝排水。水排出去了,豆苗保住了,一家人卻都累倒了。人累病了,大豆豐收了。那一年,許多農戶家的大豆減產,徐淙祥負責的這1000畝實驗田卻創下平均畝產181.6公斤的紀錄。

      好糧要好種。2003年秋,徐淙祥經過調研,決定在全村引進“豫麥18”作為主打品種。就在他準備出發購買麥種時,父親病了。醫生說老人家恐怕支撐不了幾個日子了,而他此去購種的目的地是河南偃師,來回一趟至少得一個星期。走還是不走?徐淙祥猶豫著。這時,病床上的父親對他說:“你去吧,去把麥種拉回來。”農時不等人,麥種關系到全村人一年的希望。這樣想著,他含著淚,告別父親去買麥種了。等他回來時,父親已經過世。

      后來,每到麥收季節,徐淙祥的眼前總會浮現父親彌留時的面容。他心想,如果父親看到了如今的豐收景象,一定會很欣慰的。

      二

      幾十年如一日潛心撲在農田里,徐淙祥不斷摸索適應當地的優質高產栽培新品種和農業新技術。他種的小麥、玉米和大豆不斷刷新安徽省單產紀錄,他會種糧的名聲漸漸傳了出去。在安徽省阜陽市廣大農村流傳著這樣的順口溜:“優質高產多打糧,快找勞模徐淙祥。節本增收又環保,農民應用都夸好。”

      大家伙兒這么信任自己,自己該如何為種糧食的農民提供更好的科技服務呢?

      經過琢磨,徐淙祥大膽推出了“科技承包”的辦法:田地由村民來種,徐淙祥提供技術支持。在不增加投入成本的前提下,如果小麥畝產達不到1000斤,大豆畝產達不到300斤,少收部分由徐淙祥包賠。如果超過了這個產量,徐淙祥收取超產部分的20%,作為有償技術服務費。面對如此優厚的條件,一些村民抱著試試看的態度,同徐淙祥簽訂了科技承包合同,果然獲得了大豐收。

      徐淙祥在長期一線農業試驗示范中,摸索出多套小麥優質高產、節本增效技術,怎么將這些技術以更簡便直觀的方式教給更多的種糧人呢?他又琢磨開了。他想到,當地老百姓喜歡聽順口溜,當地也流傳著一些祖輩傳下來的農諺。何不采取新農諺的形式來傳播種糧技術呢?徐淙祥花了幾個月的時間,反復斟酌、提煉,最后編出了60條諺語栽培法。

      這些新農諺是他種糧經驗的精華,形象生動、好懂易記。在講述小麥苗期管理時,他這樣總結:“小麥生產變化大,苗期掌握三耳朵。馬耳苗,直梳梳,又黃又瘦是弱苗。豬耳苗,耷拉葉,過旺生長肥又黑。驢耳苗,半耷拉,壯苗生長蔥綠色。”他將麥苗長相形象地比作牲畜耳朵,通過麥苗形狀判斷其長勢。

      這60首小麥種植的新農諺成了周邊糧農們的“寶典”。太和縣倪邱鎮種糧大戶王其賀,2014年300畝小麥示范田取得了空前好收成,平均畝產超650公斤,高產田塊平均畝產達732.1公斤。那年收割完麥子,他找到徐淙祥說:“老徐啊,我原來按老經驗種小麥,畝產不足400公斤。后來照著你的諺語栽培法,小麥品質、產量,年年大幅度提高,小麥產出成本還有所下降。”王其賀后來也編了首順口溜:“諺語栽培好,優質產量高,多收又多賣,畝增幾百塊。”

      2010年,徐淙祥帶領村民成立了太和縣淙祥現代農業種植專業合作社,租賃入股、托管、代管耕地4230畝,其中徐淙祥自己租賃1230畝,開展綠色生態優質高產種植。糧食生產千畝連片,合作社與種業公司簽訂產銷合同,銷售價格高出市場價15%左右,又與面粉公司簽訂長期訂單銷售合同,優質麥銷售價格高出市場價3%—5%。

      現在,徐淙祥創辦的農業合作社年人均純收入超過1.6萬元,其中許多農戶在徐淙祥的幫助下從貧困戶成為農業科技示范戶,生活一步步得到改善。對沒有技能的貧困戶,徐淙祥請他們來合作社工作,一方面保障了貧困戶的基本生活,另一方面也教他們現代農業實用技術,幫助他們更好就業乃至創業。

      張槐村有一位名叫張濤的貧困戶,因為身體不好,難以從事長時間的體力勞動,自身也缺少技能,生活過得很困難。了解到情況后,徐淙祥請張濤到合作社來學習養殖技術。依靠這門技術,張濤被大型養殖場聘請,年收入近10萬元,成為遠近聞名的致富能手。

      三

      徐淙祥全身心投入農業新技術示范推廣,參與國家、省、市農業科研試驗,累計推廣農業新技術、新成果近200項,出色完成了近百項國家級和省級農業科技攻關協作項目。徐淙祥種植的農作物綠色高效試驗示范田,小麥平均畝產連續多年刷新全省小麥單產紀錄。

      更讓徐淙祥高興的是,他青年時憧憬的現代農業圖景正在廣袤的黃淮海平原上成為現實。做農民,干農業,種糧食,也有前景,而且是大有前景。

      農業不再是低收入的代名詞,種糧人再也不用像過去那樣勞累了。徐淙祥創辦的農業合作社成立了農機專業服務隊,現有自走式噴灌機、大型收割機、土地深耕機、打捆機等農機10臺(套),還成立了植保隊,實現了全過程機械化生產。如今,收小麥,1000畝地三臺機子兩天就可以收完;種大豆,1000畝地三臺機子兩天半就可以種好,大大節省了人力。

      去年11月,正值小麥出苗期和拔節期,麥田里出現了大范圍的旱情,必須及時噴灌。如果在過去,出現這種旱情是非常讓人頭疼的,而現在完全不需要擔心了。根據當時測算的土地墑情,操作員在自走式噴灌機上設定噴灌的水量,按鈕一按,噴灌機緩慢走動,自動澆灌;地埋式微噴設備也已開啟,噴灑得又細又勻。1200多畝地,三天就能澆完一遍。

      這位年輕的操作員就是徐淙祥的孫子徐旭東。看著孫子熟練地操作著農業機械,徐淙祥心里樂開了花。

      在徐淙祥的帶領下,他所在的張槐村7000畝土地中,已流轉近6000畝。這幾年,村里像徐淙祥一樣的種糧大戶多起來,靠種糧致富的人也多起來。徐淙祥曾算過一筆賬:“如果種植小麥全程都靠人工,每畝地成本在1500元左右;而全程機械化,成本六七百元,省了一半錢。投入少了,賺錢多了,群眾種糧積極性就高了,穩定糧食生產也就有保障了。”

      在徐淙祥的影響下,兒子徐健也成為種田高手,負責管理1200多畝高產田。孫子徐旭東2018年從合肥一所本科院校畢業。出乎徐淙祥意料的是,22歲的孫子沒有過多考慮,一畢業就回到村里對他說:“爺爺,我跟你學種糧!學現代化種糧!”祖孫三代都種糧,徐淙祥覺得這是一份光榮。

      今年,徐淙祥種植的1230畝小麥,總產、單產、品質再創新高。看著眼前的豐收景象,他喜不自禁,提筆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,匯報了十多年來從事糧食生產、幫助群眾脫貧等情況和體會,表達了繼續做好農業研發推廣工作,帶動更多農民多種糧、種好糧的決心。

      朝陽升高了,田野里明亮起來。

      村里的大喇叭響了。聽著廣播,徐淙祥抬頭看看天。天氣預報里說,今天將有短時雷陣雨。這更有利于夏玉米和大豆的生長。真是風調雨順啊,他心想,即將到來的秋天,一定又是一個豐收的季節。天氣預報播完后,廣播里播放歌曲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,這是他喜歡的歌。跟著歡快的曲調,他也哼唱了起來:“我們世世代代在這田野上生活,為她富裕為她興旺,我們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……”

  • 來源: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:[ 2022年07月25日 08:49:00]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人民日報:早稻收獲過六成 秋糧面積超十三億畝
阜阳市粮食和物资储备局